2009/06/22 星期一

20090622小花拷貝.jpg

構圖是從行李裡挖出來的,但現在它們又成了行李,現在又要往下一個旅程。

不知道你們會不會記得這張圖的那一刻,但我看見的時候,畫面卻清晰如昨。

撐著想睡的腦袋,再次用生澀無比的筆觸畫出這張毫無新意的圖,

想起才剛走的蓮花,是否也在某朵小花身上留下了淚水?

我們永遠分不清楚,淚水是雨落下的,還是小花落下的。

Candice*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