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t_1319870778040.jpg

 

 有一天我從床上醒來,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男的,擁有及肩的長髮,一張俊美的臉龐,卻失去了所有女性性徵,我沒有恐慌,反而開始學習男性的生活方式,我發現這個身體的名字叫做「謝生」,英文名是Andy,是某家企業老闆的小兒子,全家移民美國,自己獨自留了下來,原來這個身體是有主人的,那他到那裡去了?而我的身體呢? 

 

 謝生的人生很苦悶,他有一張極優的臉,但他愛的是他親姊姊,抽屜裡的日記寫滿了他對她的愛,痛不欲生,我感到悲傷,他曾經擁有那麼強烈的感情,而我卻已經漸漸遺忘自己了,那個渺小、不起眼的女孩,總是帶著黑框眼鏡,綁兩把辮子,低著頭,小聲說話,我從來沒有那麼強烈的情感,愛誰?怎麼說得出口呢?

 

 雁隨風行,我如雁行風,可我今天在那裡都不清楚了,又怎能回得了家,謝生住在陽明山區,工作是模特兒,剛開始接工作,我被罵得很慘,畢竟我什麼都不懂,還好謝生原本就不多話,整天一張撲克臉,沒人發覺有什麼不對,只覺得謝生病了,晃神的緊。

 「你好嗎?請問你是明星嗎?」一個17、8歲的女孩跟我打招呼,她的穿著時尚,有些不合她的年齡。
 「拍了幾支廣告。」我回答,然後起身要走,陌生人使我不安。
 「喂!我叫小真,可以認識你嗎?」

 我走了,沒有回頭。

 我總是讀著謝生留下的日記,發現他雖然如此亮麗,卻和我一樣寂寞,看著鏡中的他,心中湧起一股欲望,我想知道他在那裡。

 我開始上網,試著找尋以前的記憶,為了排解無聊,我投入了聊天室,輸入「行風」二字,隨風飄零,每次和女人搭訕,她們總說自己是美女,問要不要出來見面,不然就是身高、長相的問,令人不耐,我開始納悶,現在的女人和男人為何都做同一種事,我在聊天室學會怎麼拉住一個女人的好奇心,然後挑逗她們的欲望,說些甜言令她們開心,原來我可以那麼男人,越玩越墮落,甚至談起了網路戀情。 

 「風,你今天好不好啊?」Snow
 『很好。』
 「今天天氣不錯耶!你怎麼沒出去玩?」Snow
 『在家看書。』
 「你好用功喔!考試一定考很好喔?」Snow
 『呵,還 OK啦!我都看些雜書。』

 「什麼樣的書啊?」Snow
 『小說。』
 「喔喔,誰的啊?」Snow
 『武俠,金庸、古龍。』
 「聽起來不錯耶!」Snow
 『呵,妳呢?』
 「沒有囉!我都看漫畫的。」Snow

 Snow15歲,國三,算一算謝生的年紀大約19歲,應該剛高中畢業,但他早已經在國外拿到大學文憑,家裡的書櫃堆滿了我看不懂的外文書,唯一和我最認識的,只有金庸的武俠小說,而我也只在電視上見過八點檔,那這個我…已經幾歲了呢?

 

 李真靠在陽台邊發呆,今天的天氣很好,藍天白雲,母親從廚房走出來,突然一聲驚叫,把李真拉進客廳,身體顫抖著,李真還沒回神,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 「乖女兒啊!有事可以跟媽媽說,别悶在心裡啊!」
 「媽!我只是在看風景。」
 「嗚…,妳可別再嚇媽媽了。」
 「不會的…那些回憶,也都忘了…。」

 一星期前,李真在一間白色的病房裡醒來,手上、腳上纏了白色紗布,一個女人正在椅子上打盹,她看,卻什麼也想不起來,我是誰,這裡是那裡?她感到恐慌焦慮,抓著頭大叫,女人醒了過來,「小真,妳怎麼了,不要嚇媽媽呀!」 

 「媽媽?」「我是誰?」眼前的陌生女人,竟是自己的媽,怎麼沒感覺?
 「妳是小真啊!我的女兒,怎麼了?別嚇我。」女人急著,眉頭皺著,看起來十分痛苦。
 「女兒?我嗎?」李真像是想起什麼,下床找尋鏡子,想看見自己的身影,我是女生?為什麼我不記得了?她脫下外衣,像是在看別人般看著自己,這是我?

 李真腦子裡有許多模糊的片段畫面,一個男子的臉,一個女人的臉,她落下的淚,李真睡了,也許那些只是一個夢,但怎麼心會如此的悶,如此的痛?

 母親告訴她,是車禍的時候撞到頭,腦部受了傷,所以她忘了過去的事,警察有來找過她,問她記不記得當時為什麼衝到大馬路上,她說忘了…手則猛抓著被子發愣,她感覺自己住在一個陌生人的身體裡,發生過的一切她都沒印象,只有一些彷彿是夢的畫面,讓她感覺熟悉,一直在腦袋裡盤旋不去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分成三篇發出好了。

晨:這是我在大學小說課寫得作業,應該沒有發表在網路上過吧?...

像這樣發表出來,你也不會看到吧?...我的回憶。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ndice*晨 的頭像
Candice*晨

那是一個愛你的早晨

Candice*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