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t_1319870700667.jpg

 

 

 匿名為Snow的女孩,總在下午六點上線,她常告訴我她們的故事,有時候不說話,光是傳些表情符號便覺得很溫暖,她的笑容,陪伴了寂寞的我,溫暖了我的心,捨不得失去了,可在我心底有個聲音,「總有一天要分離。」使我不敢表現情感,為了那一天,我維持著一定的距離,不讓她太靠近。

 

 「風,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啊?」
 「行風啊?」
 「不是啦!你的本名。」
 「喔…要做什麼?」我警覺到她開始想進入我的現實人生。
 「沒有啊!想知道。」
 「那妳先說我才說。」排斥著這種感覺令我想逃。
 「我…你真的要說喔!」
 「我不說耶。」逃吧!
 「吼…告訴我。」
 「我有事,下次再聊吧!Bye」

 我接了一個要到日本拍外景的工作,離開了,沒有告訴她,飛在離地面十二萬公尺的高空,我想著Snow,如果同往常六點上線,等不到我,她會不會難過呢?用力的晃晃腦袋,別想了,今天是個好天氣,天空是種無限的藍。

 

 Snow在國中認識了一個男孩叫Fly,Fly是個很活潑的男生,在一次意外的機會裡Snow知道了Fly的生日,她嚇一跳竟然跟行風一樣,從此Snow開始注意Fly,Fly總愛欺負女生,Snow偶爾也會遭到毒手,雖然很氣卻又無法討厭他。

 謝生去日本的那段日子,行風在網路上消失了,Snow在線上等著,等到父親都忍不住罵了她,她才不甘心地關機。

 風,你去哪裡了,好擔心。

 Snow上課的時候一直恍惚,下課的時候被同學拖去福利社,剛好遇見Fly,Fly對她微微的笑了,她突然臉紅,心跳加速,這是什麼感覺?她不知道。

 

 李真回到學校上課了,身為國三生的她相當忙碌,早上七點二十分到校,下午六點才能回家,她讀的是升學班,每天都有一堆小考,原本晚上七點還有補習,自從她出了事,母親就退掉了補習,要她早點回家,並告訴她不一定要考到公立高中,只要盡力就好。

 其實回到學校生活的李真,並沒有感到太多的壓力,反而希望能夠更忙碌,好令自己沒有時間亂想,李真的成績突然跳到前三名,大家都說她給撞了一下變聰明了,但李真總在回到家的時候看見好幾櫃書的那種幻覺,又是夢嗎?她可以很輕易的寫出英文作文,老師奇異的看著她,說她以前作文總要寫個好幾天。

 李真用父親給的零用,買了許多手飾和衣服,記得當她從醫院回到家裡的時候,打開房間裡的衣櫃,嚇了一跳,單一色系的衣服,黑色、白色、深藍色,李真皺了一下眉,我到底…是怎麼樣的人啊?她勉強的挑了一件,原來…失去記憶,連喜好都會改變嗎?

 李真不用太用功就能考上前三名,雖然感到莫名其妙,但她不是個這樣就能自滿的人,她參加了學校的田徑社,都國三了還參加社團的大概只有她一個吧?

 大家都說李真變了,但如果要問原本的她是個什麼樣的人,似乎沒有一個人能肯定說出,只有一個形象是肯定的,那就是「安靜」。

 「以前的我,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?」她這樣問一起吃午餐的女孩。

 『咦?很安靜,不像現在那麼突出,但功課還不錯。』女孩看起來很為難的想。

 李真從小就是個乖小孩,聽話、用功、內向、不愛吵鬧,老師總在成績單上給她「乖巧文靜,內向」等評語,那時候的李真,雖然不怎麼喜歡這樣的形容,但只要不被認為是個壞孩子,她就安心了。

 

  我在日本的日子,過的很充實,學了一些日語,到了很多地方,為了做好模特兒的工作,跟前輩學了不少東西,我開始在想,也許我本來就是謝生,曾經是個女孩的事,只不過是一個夢而已,只是我想逃避現實的一個藉口罷了。

  回到台灣,我翻開謝生的相本,企圖在腦子尋找相關的記憶,但卻是徒勞無功,我開始努力的工作,對自己的生活認真,那些在回憶裡隱隱作痛的,我刻意遺忘了。

  好幾日的忙碌工作,總算得到了休假的機會,平時無法得到充足睡眠的我,計劃在家好好睡上幾天,洗好澡,喝了一杯熱牛奶,應該非常疲倦的我,卻不想入眠,我坐到久未觸碰的電腦前,開機上網,記得最後一次上網,電腦中了毒,資料全消失了,重灌過的電腦,就像那些曾經存在的記憶,讓我不想再碰了,我突然想起Snow,好久沒聯絡了,不知道她好嗎?

  瀏覽到熟悉的網站,無聊的晃去看留言,行風兩個字映入我的眼裡,讓我整個清醒了過來,留言者是Snow。

 

 「行風,
 好久沒遇見你了,雖然不知道你會不會見到這篇留言,
 但我真的很想告訴你,我好想你,
 自從在這裡認識你,我開始天天上網,
 一天沒跟你說話,就覺得很失落,
 一直不能確定到底是為什麼,但你消失了,
 我才知道,我是喜歡上你了。
 風,你到底去那裡了呢?如果看到這篇留言,請跟我聯絡好嗎?

Snow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」

 

  看完留言,我閉上眼睛,心裡亂成一團,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,可我還是無法面對,對於Snow我只有很多的愧疚,她曾經是我的精神支柱,但那不是喜歡或愛,我只是在利用她,而她如此純潔的感情,我該如何回報?心裡的那一個軟弱,再次驅使我,逃、逃、逃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後一篇文字會最多。。。。

我們把寂寞寄託在別人身上,結果別人也有自己的寂寞,什麼時候才能不寂寞?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ndice*晨 的頭像
Candice*晨

那是一個愛你的早晨

Candice*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