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t_1319697086712.jpg  

 

  坐在咖啡廳裡,喝著濃郁奶香的拿鐵,街道上的人來人往,獨自一人的我,彷彿跟這個世界隔離,存在於另一個世界,看見情人相擁甜蜜,家人溫馨歡笑,我的記憶裡卻只有距離感,不論是謝生,還是印象中身為女孩的我,和家人間的情感記憶都很淡薄,謝生是因為姊姊,那我呢?我是為了什麼?

 

  又一次,那個安靜著,低著頭的自己,為了父親的一句話,讀到三更半夜,「第七名,嗯,還要加強。」父親這樣說,對自己得到班上第七名的成績,似乎一點獎勵的意思都沒有,母親說,父親是個不善於表達關心的男人,所以不要怪他,是啊,曾經是軍人的父親,是個嚴肅的男人。

  我迷醉在牛奶和咖啡的香裡,不願再去思考過去的事,那些也許只是幻想,從來不曾存在的幻想。

 

  「嗨,又見面了。」一個女孩坐到我的旁邊,笑得很燦爛。
  「我們認識嗎?」瞇起眼,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女孩,心裡感覺疑惑,難道是謝生的朋友?
  「我叫小真,上次在衣服店前見過的。」
  「我不記得了,抱歉。」咖啡喝完了,我起身準備離開。
  「喂,不要走啦!你應該沒急事吧?陪我聊聊?」她拉住我的手,我只好再坐下來,算了,也沒別的事,就陪她聊聊。
  「你叫什麼名字啊?」她點了一杯卡布奇諾,還幫我點了一杯拿鐵。
  「謝生,大概吧?」我乾笑。
  聽到我的名字,她愣了一下,若有所思的,「為什麼是大概呢?你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?」
  「我喔...,說出來妳也不會信的。」不知道為什麼,我竟然有些想告訴她,告訴他我這荒謬的記憶。
  「說吧!我會相信的。」她認真的眼神,讓我不得懷疑。

  「我…其實不是謝生。」說出這句話,我內心裡有許多掙扎,她果然驚訝的睜著大眼看著我「那你?」,「我也不知道,但我曾經是個女孩。」我轉頭望向窗外。

  「某天,我醒來,就發現我在謝生的身體裡了,只知道我原本是女孩,還有過去的一些畫面,但我卻忘了最重要的,我自己的名字,還有我住在哪裡,甚至我忘了自己的臉,忘了那些我曾擁有的。」第一次從我的口中,說出這些我一直不敢承認的,當我說完,我發現淚已經悄悄的落下,濕了我的雙頰。

  小真在一旁不發一語,但我感覺到她迷惑、無助的眼神,「沒關係的,妳不能相信也是正常的,連我自己都開始懷疑這些是不是真實的,也許是我的思路出了問題吧?」

  她卻用力的搖頭,很堅定的告訴我「我相信」,然後「請告訴我更多有關謝生的事好嗎?就是妳這個身體的事。」她突然抓著我,好像終於抓到浮木的漂流者,眼中充滿希望、感動。

  我擦了淚,笑了,這是我成為謝生以來,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了,有人相信自己,讓我感覺有了同伴,封閉好久的心,漸漸開啟了,我開始訴說謝生的一切,從他的日記開始說起,包括謝生那深刻而沒有未來的愛戀,當我說到謝生愛著他的親姊姊的時候,小真突然變得很激動,「你有沒有姊姊的照片?」,謝生的皮夾裡,正夾著姊姊的照片,而我一直沒去動它,那張臉,似乎在我閉上眼時,就能看見。

  看見姊姊照片的小真,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,甚至落下淚來,我拿出面紙幫她拭淚,將她抱進懷裡安慰,「怎麼了,妳認識她嗎?」我這樣問。

  小真只是不斷的哭泣,甚至發出痛苦的嗚聲,引起店裡其他顧客的關注,連服務生都走過來問候了,而她彷彿進入了另一個空間,一直唸著「我怎麼會忘記,怎麼會忘記?」她抱著我,昏了過去。

 

  我將小真帶回謝生家,昏迷不醒的她,口裡不停喃喃自語,像是在跟誰對話,又像是在跟自己說話,我考慮著要不要將她帶去醫院比較好,她卻抓著我的手不放,我只好守在床邊等她清醒,「不要,不要離開我。」她喃喃地說,「放心,我會一直都在的。」我靠在她耳邊這樣說,她竟然就漸漸放鬆了,看著她睡著的臉,我突然有種很熟悉的感覺,好像這張臉我曾經看過。

  小真睡著了,好像做著美夢,一直被她抓著手的我,也開始覺得睏了,順勢我也躺上床,讓她靠著我的手臂,跟她一起入睡。

  醒來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,當我睜開眼,發現小真早已經醒了,還盯著我看,我覺得我臉紅了,明明是個女孩子,為什麼我會覺得害羞,難道我習慣了自己是個男孩的身份了?

  「妳醒啦?」我想打散這個尷尬的氣氛。
  她對我笑笑,「嗯,醒來很久了。」
  「妳怎麼沒叫醒我?」
  「妳睡得很熟,我不忍心吵妳。」她溫柔的笑著。

  我又臉紅了,這次感覺到耳根子都熱熱的,「是喔…。」我小聲的說。

  她突然將手撫上我的臉,好像很心疼的,「辛苦妳了,當謝生,是一件很累的事吧?謝生不是個快樂的人。」她的眼神變了,那不是我一開始認識的她,現在的她,眼裡好像藏滿心事,好深、好沉。

  我慌了,「不…,我…,我不知道…。」很為難的,「其實本來的我更不快樂吧?成為謝生以後,我才知道自信是多麼重要,那種深刻的情感,也是我很羨慕的。」我的心軟化了,像隻小綿羊,無助地。

  她一個小女孩,竟將我這個大男孩的身體,抱進懷裡,輕撫著我的頭,我的耳,我的背,我的身體,我感覺到她的溫柔,卻又覺得這個人離我好遠,她的心裡好像埋著很多憂鬱,這種感覺讓我想起謝生,想起他的日記給我的感覺,一個總是藏著憂鬱的男孩,其實當我在咖啡廳裡見到小真的時候,我是有感到心動的,也許是因為原本的我,跟她剛好是相反的人吧!

  小真活潑、外向,穿衣打扮都很亮眼,是讓人想上前搭訕的類型,而以前的我,總是穿著單色系的衣服,盡量打扮得很低調,我對自己極度的沒有自信,所以我也不敢愛誰,包括我自己,自從我成為謝生的這段日子,我發現過去的我是多麼自卑,更可悲,可悲是因為我不懂我自己,不懂愛我自己,如果能讓我再一次回到過去,我一定不要再如此悲哀。

  我吻了她,深深的一個吻,她竟也回應我,我開始試著撫摸她的身體,這種觸覺意外的熟悉,她引導我,讓我覺得舒服,兩個人脫去了衣服,那皮膚的色澤,那身體的起伏,都是我所熟悉的,當她讓我和她相融的那一刻,我的腦中湧入了許多的畫面,對了,那是我自己,我是李真,是小真,眼前的這個女孩就是我自己,我怎麼會忘了呢?

  「妳是…?」
  「我是你。」
  「我是…?」
  「妳是我。」

  原來,妳成了我,我成了你。

  一道光包裹住我們,溫暖的、溫柔的,我接收了他在我身體裡的一切記憶,感覺到我的靈魂回到了我自己的身體裡,赤裸的窩在他的身邊,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體溫,他的呼吸,我又是我自己了,我是李真。

 

  早晨,我從他家準備離開,「讓我重新認識你好嗎?」我對謝生說。
  他微笑了,雖然眼中仍有深沉,「我也想認識妳。」他握著我的手。

  我離開了,我想這會是我的人生的另一個開始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結束。

晨:不知道這個開始,是好,還是壞?算了。就向前走吧!..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ndice*晨 的頭像
Candice*晨

那是一個愛你的早晨

Candice*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